关于我们

感恩同行 公司答谢会圆满落幕

时间:2017-04-30 15:06

 我走近了琴架,看看那些纸张,原来都是一段一段的唱词。我出于好奇问道:“这还有点歌的本子啊?听一段多少钱啊?”
    那个女人看上去能有三十几岁的模样,长得很俊俏。白白的皮肤,大大的丹凤眼。窈窕的身材,上身穿着一件丝绸短袖衫,一条紧绷在腿上的卡腰牛仔裤,很是得体。尤为让我赞叹的是,一双纤细的手指,留有长长的指甲,恰到好处的搭在月琴上。稳稳的坐在木椅上,面带笑容,等着那位老师坐下来。
    老教师看我是北方人,就对那位女人用普通话说:“你给我们俩唱一段你最拿手的《孟姜女寻夫》吧!”老人从兜里掏出二十元钱,放在了那个年轻女人的身边。我先前问过了,听一段要多少钱?那个女人没有回答我,看老人放了二十元钱问道:“老师您听一段还是两段?”
    “一段,她的钱我给了”
    我明白了,听一段要十元钱啊。我怎么可以要这位老师拿钱呢?于是,我也拿出二十元钱,放在那位老师的钱上面说:“那就劳驾您唱两段吧。”
    那位老教师看了我一眼说:“刚刚在那边,看见您的眼睛红红的,想必您刚刚哭过。我快一辈子了,最见不得女人哭。我想您心里一定有什么难过的事情?所以特意邀请您来听一段唱,很好听的。”看我木然的表情,又重复着说:“听吧,很好听的。”
    我没有说什么,坐在椅子上等着听那个女人开始唱。随着女人手指拨动的月琴声,优美的旋律在小树林里回荡起来。不远处几位打扑克的老人,扭过头来向这边看着。我耐住性子坐着不动,认真的听着。我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曲调?反正觉得不是苏州评弹。嗓音醇厚,确实很好听。唱到孟姜女千里寻夫苦难处,我的眼泪止不住又要流下来。
    就在女人快唱完两段的时候,走来了一位男人。这个男的有四十几岁的模样,个子长得高高细细的。走到这个年轻女人的身边,紧挨着就坐下了。等到那个女人唱完了,他接过女人手里的月琴和女人说了一句什么?我没有听懂。那个女人说:“这是我老公,我们俩一块唱。看看老师还听什么?”我没有搭话,我想走了,因为我出来半天了,女儿一定很着急了。就对那位老师说:“老师,我想回家了,女儿在等我,一定很着急了。”
   那位老教师看看我说:“我也该回家了,我的老伴也着急了。”他看看唱书的女人一眼又说:“明天,我们还来听。”那位女人笑笑说:“明天来啊老先生!”
   在路口,我要和老教师告别了。他对我说:“看得出来,您是一位有知性的女人,我不知道您遇到了什么问题?可您要记住我说的话,既然您读龙应台的作品,就要向龙应台学习。龙应台之所以能成为大学的教授,作家,不光是他的学识渊博,还有她豁达的心理,开阔的胸怀。”
    我用感激的目光看着老教师,嗫嚅着说:“谢谢您老师,您的意思我明白。我需要的是时间,时间会冲淡一切的。”我的话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,也是怕我再伤感,所以并不追问。只是点点头,掉转身向街口走去。我目送着老人的背影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“唉——人啊,到底是为什么活着呢?”
    喜鹊依旧在树上叫个不停,微微的秋风在我的耳边徐徐的吹着,我还是那么木讷,呆滞,但神情比刚才好了许多,我默默的向女儿家里走去。电梯把我送到了九楼,敲响女儿家的房门。女儿开了门看着我:“妈妈,找您半天,去哪里了?是不是又找没人的地方哭去了?”
   “没有!我听书去了。”
   “听书?听什么书啊?”
   我言不达意的说:“听书,听龙应台的书。”
   “啥?听龙应台的书?”女儿接过我手里的书,看着书面上的字,知道我说的话已经发生了很大的错误。女儿奇怪的看着我,我知道自己说错了。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袭上了我的心头,难道我真的要神志模糊了吗?失聪是多么可怕呀!我会吗?不行,我要断然决然的冲出痛苦的深渊,走出低谷,重新劈开一条属于自己的路!
   2013年8月28日晚于北京完成(写在教师节前)
   感恩同行 公司答谢会圆满落幕
世博国际娱乐平台
关于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