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公司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

时间:2017-04-30 15:09

散文·《时间》(游黎明湖散记)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李春霞
       
    都说时间是治疗痛苦最好的良药,我在极度痛苦,对生活失去信心的状况下,选择的是游走。我放下手中要写的小说,和女儿来到了黎明湖。黎明湖位于黑龙江省的大庆市,湖水面积大约五公里。木桥桁架在湖面上,湖水贴近桥面,站在桥上,脚和水就是一木板之隔,人仿佛站在水面上一样。大有飘飘欲仙的感觉。看着水面上飞翔的水鸟,站在湖中央的凉亭上,向四周的楼宇望去,好像我已经远离了尘世,脱离了人世间的责难一样。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扬起脸颊看着蓝天,任微风吹乱我的头发。吹干我眼角流下的眼泪。思念,又一次袭上了我的心头。
   连日来思念亲人的痛苦,无时无刻的折磨着我老迈的心。五年来,我先后失去了四位亲人。我的大姐,我的爱人,我的母亲,在今年的八月六日又失去了我最亲爱的小妹妹。面对一位又一位亲人离我而去,我真的痛苦到了极点。我对上天给我的惩罚,我难以承受,我不但对生活失去了热望,整个神经也完全崩溃了。
   好心的朋友都来劝慰我,让我节哀,多加保重,我心里很感激朋友们。 可是想想在这几年里,我所承受的生离死别,真是痛不欲生啊。有时候我在想;‘既然,人早晚都要离开这个世界,那么所做的一切,又有什么意义呢?干脆什么也不做了,就等着那一天吧。有了这个想法,我什么都不想做了,每天就是陷在痛苦之中。除了流眼泪,就是消沉。我从一个快乐的人,变成了神情忧郁,目光呆滞的人。喜欢一个人,静静的坐在小树林里,仰起脸望着树叶缝隙透过来的天空出神。姐姐走了,妹妹走了,那么下一个就是我了。我常常在心里问自己:“你还有多少时间?”是啊,我还有多长时间呢?
   时间对我来说,好像不是重要的问题。我不怕死,有时候还想快些死去。因为,我觉得亲人都走了,我活在世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了。况且,人活着似乎就是在承受一切痛苦。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,是难以形容割肉般的疼痛。我在幻想;‘人死了,是不是真的就像睡着了?还会做梦吗?真的能与亲人们团聚吗?我不向往天堂,我只希望能见到我离世的父母,爱人,姐妹。’如果能看见我的亲人,那是一种多么大的快乐!如果真的,我宁愿现在死去。
   我勤劳善良的父母,才华横溢的姐姐,相濡以沫的爱人,还有漂亮的小妹妹,你们现在都在哪里啊?老天爷为什么偏偏把我留下来,让我来承受这生离死别?我想到眼睛呆滞,想到头皮发麻,走了一位亲人,我就需要调整很长时间。可是,这回我不想调整了,我看透了人生。人活着无非就是等待,等待只是时间的问题。过程竟会让人尝尽了痛苦,而结果却是残酷的离别。这是没有相互的告别,也是永远不会再见的诀别。骨肉亲情,血脉的凝结,到撕心裂肺的割舍,难道人生就是这样的过程吗?而活着的时间长短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我厌倦,我讨厌人生,来了,走了,走马观花般的在这个世界上,只不过是走了一个过场而已。
   我想到心痛,想到心在流血。我无心观赏山水,无心游湖赏月。这个让我心痛的八月啊,留给我的是什么?是我最亲爱的小妹妹,那渐渐消失的背影。走在黎明湖长长的木桥上,看着水中摇晃的身影,我的思绪在飘忽着。游艇把浪花推上了桥板,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响声。还有铁链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,似乎碾断了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。看着湖面上飞翔的水鸟,俯冲下来啄食水中的小鱼,那姿态很美。我无心欣赏水鸟优美的舞姿,眼睛却看向飘荡的水草,在波光嶙峋的微波中摇动着。夕阳的余晖把湖水染成了黄色,那一层层的波纹,好像一片片金色的鳞片。我木讷的神情把视线延长,延长,向天的尽头张望。
   我知道,有那么一天,我的背影也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我不计较时间还有多长,我只想在这段时间里,我不再痛苦,不再忧伤。随着那慢慢落下的夕阳,我愿将灵魂沉到海底,沉到湖水的中央。晚上能看到天上的月亮,白天能欣赏到水鸟在翱翔。时间啊,尽管你是那么匆忙,夺去了我的亲人,给了我太多的感伤。可是!我不憎恨你,只想把你淡忘!任尔专横,任尔猖狂,我的心在流浪,流浪!
2013年8月25日于大庆公司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
世博国际娱乐平台
关于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