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生活被无限的从昨天复制然后粘贴到今天

时间:2017-06-02 19:51

 
 
  流淌的时钟
 
  系统时间显示,21点整
傍晚的时候,望着西边的晚霞。莫名的怅然若失的感觉
突然就想起了《无间道》里,阿强死在汽车里,陈永仁站在车外望着晚霞的画面
 
现在的时间是如此快的流逝
当然,快慢是没有变的,至少在我的认知范围内是这样
只是环境在翻天覆地
曾经,时间是那样的缓慢。一节课,一天,一个礼拜,一个暑假。都是那样的漫长,漫长的有点让人着急
而现在,早上疲惫的睁开眼,就仿佛看见晚上疲惫的回来的情景。然后回过神,就真的已经疲惫的回来了。
更难缠的是天天如此
 
想象着地球日复一日的自转着,体内的新陈代谢也无休止的进行着。而生活被无限的从昨天复制然后粘贴到今天,漠然的有些
 
可怕
有时很闲,闲到无聊,看朋友的空间,翻很多人的说说、日志。翻到最早的时候
大多时候只是默默的浏览,偶尔自顾的笑。
真的是很快。这境遇让我想到了古巨基的《爱的太迟》
“我过去,那死党,早晚共对。各也扎职以后,无法常聚”
 
然后发现,现在真的是有些没良心。
很久很久都没跟一些人联系了,没电话,没信息,信件也更不用说了
大家都不怎么像我这般啰嗦,喜欢没事写点东西
所以他们的近况也无从得知了
 
想念是个奇特的东西,我总觉得在长时间的想念后,就会给被想念的人蒙上一层薄薄的陌生
每次想念的会把时间拖的很慢很慢,次数多了,自然就觉得很多年似乎都没在一起了
然后思维似乎不受控制的,顺着那条细小的陌生的方向前进。不知怎么的,似乎就形成了漠然的表观现象
就好像去年年底大妈去世时一样,觉得自己漠然的有些冷血。因为这件事丝毫没有给我带来悲伤的情感
或许有,就是得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,不知道是事先有心理准备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那种情感只是稍纵即逝
但这稍纵即逝似乎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。
当我在她灵位前点燃三只香,看着她的遗像时,只有一个念头——尊重逝者
这个念头强大到可以压垮所有的对她的负面情感
讽刺的是,后来我听到老黑不在了的事后,无比悲痛
我并不是想说明我的亲人不如一个略为低等的动物。而是,感情这样的事情,是伪装不来的,尤其是对自己
每次想到老黑,就不由的想到他怎样在我的生活中结束
大妈把他卖给屠狗的人。我并不能乐观的指望他会在屠夫手下有什么好的下场
仿佛所有的激烈的情感总得有个安放的地方,或许也可以称为发泄的地方
然而在这个事件追溯到最后成了悖论
我的愤怒不能安放在一个逝去的亲人身上。所有的思维以及情感到这个转折点戛然而止
像是电脑无法抉择的执行哪个命令而选择死机来自保
世博国际娱乐平台
新闻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