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美丽地让人忘记那璀璨只是一瞬间

时间:2017-06-11 21:20

  那些年,那些渐行渐远的光阴 用散碎的文字,记录那些年,那些渐行渐远的光阴。一些心情,宛若清雅素洁的花,一朵朵开在暗夜里...... -------题记 漫天的烟花升起,散开,美丽地让人忘记那璀璨只是一瞬间。如火如荼的岁末年初交接大戏终于落幕,热闹和喧嚣渐渐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冬夜的清冷和冰凉。天空沉寂了,人累了,倦了,心却不愿沉睡。那些年,那些渐行渐远的光阴在心里涌动,撩起了记忆的浮尘...... 小时候,最期盼的就是过年。物质贫乏的岁月,没有春节晚会,没有手机短信,没有羽绒服,没有营养品......没有的东西很多很多,却从来没有缺少过温暖。 腊八节一过,妈妈就特别忙,炸油饼,蒸花卷,剪窗花,做衣服,纳鞋底......忘不了那些妈妈为我们缝衣服,做鞋的情景。屋外雪花纷飞,屋内暖意融融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我凑着小脑袋给妈妈穿线,瞄着妈妈手里的花衣服,计算着什么时候可以完工......那些年,不管怎样忙碌,怎样清贫,我们姐弟总能在除夕那天穿上那一针一线缝制,倾注了母爱的新衣新鞋。 除夕的下午,小姐弟一桶一桶往家抬水,把屋内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洒上水,然后贴春联,挂灯笼,请门神。最有意思的是爸爸从黄河边捡来几颗石子,烧得火烫,然后往锅里倒上醋,把石头扔进锅里,端着锅每间屋子都转一圈,据说那样来年都不感冒。许多年不曾见过这种场面了,也忘了这讲究叫什么,却清楚地记得,醋香充斥整个院子,我们跟在爸爸后面奔来跳去的,兴奋地不得了。因为这项活动结束,就该换新衣服,放鞭炮了。 入夜,给先人们烧完纸,给长辈们拜完年,小伙伴们成群结队,可以东家去,西家来,满村子乱窜了。这时刻,就是调皮犯点错误,大人也不会责怪。午夜,辞旧迎新的烟花炮竹,欢声笑语,鸡飞狗跳,让整个村子沸腾起来...... 记忆最深的一个春节,大概6、7岁吧。记得父亲用自行车驮着我去黄河对岸的姑姑家做客,回来时,天已完全黑了。我又累又冷,觉得回家的路是那么的漫长。那时的农村是没有路灯的,过黄河吊桥时,胆小怕黑的我闭上眼睛屏住呼吸......一路颠簸地过了桥,睁开眼睛,居然看见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灯火,原来,家家户户门口挂着的灯笼点亮了,心里顿时感觉温暖了,踏实了.......以后的日子,有过无数次的上下夜班,每每心里恐惧时,总会想起那年春节的灯火。那些繁星点点,已经深深地烙在脑海里,怎么也不肯离去。 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光阴,就在妈妈的一针一线中溜走了,在爸爸慈爱的目光中溜走了,在我们懵懂的快乐中溜走了。一年一年,父母老了,故乡远了。物质越来越丰富,年味却越来越淡了,快乐也越来越少。值得庆幸的是,温暖的亲情一路伴着我们步入了中年...... 岁岁有今朝,天涯共此时。 忽然想起小时候,想起故乡,有点温暖,有点甜蜜,有点惆怅,有点失落,一时间感慨万千。此刻,只想用散碎的文字,记录那些年,那些渐行渐远的光阴。一些心情,宛若清雅素淡的花,一朵朵开在暗夜里......
世博国际娱乐平台
新闻中心